張崇壽的傳奇人生

漢川網 李 娜2019-07-03 08:56:13
瀏覽

  6月13日,筆者在當地鄉政府和派出所工作人員的帶領下,走進偏遠的漢川市里潭鄉木剅溝村,跟隨86歲的張崇壽老人走進那段難忘的烽火歲月。
  張崇壽老人家里珍藏著幾本泛黃的證書和幾枚暗淡的紀念章,紀念章是抗美援朝戰爭勝利后,贈給全體指戰員每人一枚的“和平鴿”紀念章,其中一枚紀念章是老團長臨別時送給他留作紀念的。
  每當看到這些老物件,老人就情不自禁地想起硝煙彌漫的朝鮮戰場,想起在槍林彈雨中與他浴血奮戰、出生入死的首長和戰友們。

“每天都有戰友在身邊倒下,我們除了對敵人的仇恨,沒有一絲恐懼,時刻準備著為國捐軀。”

  張崇壽1934年生于木剅溝村(原光三村),幼年家貧如洗,父母給地主家打長工。1948年,張崇壽還不滿14歲,父親突然病逝,母親改嫁,他孤身一人來到漢川楊林溝鎮大蘆排村為地主家放牛維持生計。1949年5月,漢川全境解放,楊林區委成立,當時的區委書記熊書記看他可憐,就把他留在身邊當通訊員。
  1950年,抗美援朝戰爭打響,年輕的張崇壽坐不住了,他做夢都想到朝鮮前線殺敵報國。1950年冬季征兵,張崇壽積極報名,他很快被批準入伍。
  “1951年3月,我們26軍跨過鴨綠江正式入朝。那時,朝鮮已是隆冬季節,氣溫降到-30℃,滿山遍野全被厚厚的積雪覆蓋著。美國人的飛機就在頭上盤旋,為了隱蔽我們不能坐汽車和火車,只能靠雙腳。經過29天日夜急行軍,終于到達朝鮮西房山。”張老回憶說。
  張崇壽當時給連指導員當通訊員兼司號員,同時也是戰斗員。“人在陣地在”,他們在西房山陣地打了6天6夜,幾乎未合過眼。由于戰斗太激烈,又有敵人的多道封鎖,每人每頓飯只準吃兩口炒面,餓了就用雪充饑。在這樣極端困難的情況下,部隊擊退了敵人七次進攻,未失一寸陣地。
  張崇壽回憶道:“有一次,我們擊退了美軍的連續進攻。后來首長們告訴我們,司令員彭德懷發電報給中央軍委,毛主席批示‘打得英勇、守得頑強’。”
  連隊圓滿完成了狙擊任務,有力掩護了東線幾個兵團大規模戰略轉移,同時又牽制了西線敵人的主力,配合西線我兵團順利打到了三八線。

“帶領11個戰友守衛前線10多個孤島,海島生活雖然很艱苦但充實。”

  抗美援朝戰爭勝利后,志愿軍凱旋回國。1952年夏季,張崇壽隨部隊回國后駐扎山東南陽。休整8個月后,1953年3月,所在部隊改編到海軍序列。
  “1953年,我們先到山東煙臺蓬萊縣,1956年又調龍口市進行軍事大訓練,當時照了這張相片,之后又調到長山島要塞區。”張崇壽指著相片笑著說。
  這張相片成為老人的唯一戎裝。前幾年,女兒將相片放大裝裱掛在家中。
  青島市內長山要塞區位于祖國海上的東大門,戰略地位十分重要,張崇壽作為班長帶領11個戰友每天訓練戰備站崗,守衛著前線10多個孤島。張崇壽回憶說,海島生活雖然很艱苦但充實。

“比起犧牲在朝鮮的戰友,我感到很知足,很幸福。”

  1957年,張崇壽復員回到家鄉后,在楊林大沙花場干保衛工作,1958年又調到華嚴農場武裝部當軍事教練員,當年與老伴戴義琳結婚生下大兒子。后來,張崇壽主動申請回到里潭鄉務農,在木剅溝村一住就是40多年,成了一位地地道道的農民。
  “我在村里長這么大,還真不知道老人參加過抗美援朝戰爭,他從沒對誰說起過,也沒向村里提過要求。今年初,鄉里搞軍人信息采集,我們才知道老人的故事。”木剅溝村黨支部書記張文兵告訴筆者。
  如今,張崇壽老人四代同堂,其樂融融,過著平靜而幸福的生活。
  雖然從未向誰提起,但那段難忘的烽火歲月常在腦中揮之不去。張崇壽在勞作之余,常常想起昔日同生共死的戰友,尤其近幾年隨著年齡的增加,老人對戰友的思念之情愈加強烈。
  60多年了,老人希望在有生之年能與戰友再次相見。